我的 2016

一月 2, 2017
turned_in 随想

不能免俗地在这个节点上回顾下2016 。

1月份的时候还深陷在一堆现在看来极其幼稚的琐事里, 辞掉了第一家公司的实习, 3月份接了一个摄影场地的外包, 6月份的时候入职了现在实习的一家从管理到人员都非常Nice的公司, 7月份和8月份第一次出国去了趟欧洲, 后来在巴黎染上了皮肤病一直到2017了还没彻底结束, 9月后一直在专注目前公司的一些任务, 10月份参加了上海的 FDU HACKTHON 见识到了除了Web开发外还有一批聪明的人在专注硬件领域的创新 , 后面两个月看了点算法导论和操作系统, 主要为了将来面试做点铺垫。

这一年对我而言, 不管是技术,能力, 还是阅历, 都有很大的提升。

技术上, 这一年都在专注于 Python DJango 的技术栈, 较为讽刺的是, 当初写C/C++的时候, 我一点都不关心内存和底层, 只知道调用API就行了, 而转而写Python后, 倒是处处考虑一些底层的优化细节, 并且对操作系统的认识也达到了一个新的台阶。我开始不再满足于这个技术怎么用, 而更在乎其实现的原理是什么, 较之于其它技术又有什么优势。我也不再单纯依赖于搜索引擎和文档来解决问题,当然这两者仍旧是我解决问题的首选途径 , 但我更加期翼于通过阅读源码来探究问题究竟根源在哪里,从而更加直观地了解这个问题是出在我自己的使用方式, 还是其实现的问题。

今年还学习了下 React , 和一点点的Vue 。在学习React的时候, 出于对一些前端权威的迷信, 一开始就直接上了 React 全家桶, 导致后面的学习过程极其痛苦和不解。今年前端界也是撕逼不断, 作为一个前端蒻鶸, 我不能再假装自己能够听懂他们在讲个什么的样子了, 我不得不承认要么就是自己的智商的确有问题, 要么就是前端的确把自己搞得脱离普世门槛的范围了。这个问题的另一方面,也是在我自己并不了解目前新的技术出现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没有缺乏长期的在传统前端领域的踩坑和填坑, 不了解之前技术的痛点, 可能很难理解目前这些新一代的前端技术真正有价值的部分, 也很难掌握他们。所以我现在自豪地使用Jquery, 使用模板语言, 使用传统 css 和 sass , 使用 gulp , 使用ES5 , 此后的生活可以说是极其幸福, 我知道这些技术迟早要被淘汰, 但他们一定不是被业界权威的言论所淘汰, 而是我个人的使用场景以及复杂度决定了他们的是否淘汰。况且, 即便今天新出了一个技术, 我也有足够的信心在一天内了解, 一周内上手。当明白了这点后, 我的生活可以说是轻松了许多。

在能力上, 我现在自认为可以独自承担一个中等的任务, 可以从事基础的前端, 中等的后端, 具备了一定的小型架构能力, 更为重要的是, 我开始从实际出发来考虑问题, 这个是我之前所没有的。可能是年纪大了以后, 人变得更加沉稳了也有关系, 如果现在需要上线一个功能, 我的考虑点首先是我们到底需不需要这个功能, 这个功能的风险在哪里, 如何做到遭遇风险后的紧急恢复, 这个功能能否细化分步骤上线。我不再单纯关心纯技术的事情, 更多从价值上来考虑, 因为酷炫的东西很多时候都是虚的 , 我能够理解一个工程师的技术情怀, 总幻想着用最棒的技术实现最酷的功能, 但显然酷炫并不是这个是社会的生产力, 稳妥的执行力才是。

在阅历上, 可能对我最大的帮助还是独自一人在欧洲的旅行吧。我深刻记得在杜赛尔多夫下飞机的时候, 坐着机场悬空的 Airbus 去火车站, 德国那种机械感和空气里干净的色泽的确深深震撼到了我。在亚琛住了两天后就独自一人去了巴塞罗那, 那天晚上11点半下的飞机, 巴塞罗那机场空无一人, 街道上的牌子只有西班牙语, 而我还作死定了一个Airbnb, Airbnb 的地址只有一个一个西班牙语的街道外加一个门牌号码, 而谷歌地图告诉我的地铁站也早已关门, 更为荒谬的是, 谷歌地图在它找到最优选择后甚至会莫名不给你显示第二优选择,那10分钟里我切身感受到了不知道从哪来要去那里的恐惧, 后来过了12点, 谷歌地图终于反应过来过了12点地铁没了, 给我了一个夜班大巴的结果, 然后我才上了大巴, 下车的地点里我的住处还有2,3公里的样子, 我在凌晨一点的漆黑街道上, 穿过一片建筑工地, 一片酒巴歌厅, 一片居民区, 路上没人还好, 一出现个人还会死命盯着我奇怪地看更让我觉得害怕, 尤其是半夜一点在路上走的老实人的确不多。但经历这次深夜惊恐后, 之后的旅途我似乎一点也不再害怕, 我也不做任何攻略, 大致搜下景点位置, 然后在谷歌地图上标柱, 欧洲的城市都很小, 知道景点覆盖, 然后只要按着地图一点点走就行了, 能够逛完大部分地方还能发现很多不为人知的有意思的小景点。例如下面这样:

这样做的好处一是自由, 二是节约时间, 我基本可以5分钟做完一个城市的攻略, 旅行体验也一流, 活动弹性空间也极大。尤其是巴塞罗那之后, 我不再害怕与人用英语甚至手语沟通, 同时也对各种突发情况做了预案, 比如我把我的个人信息资料以及各种旅行资料都放在了我的一个服务器上, 即便我全身上下被偷光了, 只要我还活着, 我就能通过借一台电脑或手机进行最基本的身份证明。我其实是一个胆子特别小的人, 但当我做好最坏的准备时, 我就会完全放开身心疯了。

2017 年可能是我读书生涯里的最后一年了, 面临实习, 毕业, 找工作, 虽然我在初中时候玩游戏荒废了三年, 虽然我在高中的时候面对糟糕的应试教育系统被摧残了三年, 但大学的这几年, 可能是我真正在为我所思所想所梦所爱的一切而奋斗的几年吧。感谢过去的一年里所有帮助我的可爱的人们, 感恩你们容忍一个糟糕却在不断变好的我 。

既往不念, 来年努力把 :)

潘家邦

比我大学的时候强多了,厉害

2017年1月2日 14:39
Joway

@潘家邦 菊苣说笑了, 不谦虚的说, 我的确是蒻鶸

2017年1月2日 14:54